随便写点儿

warning: 这篇文章距离上次修改已过1053天,其中的内容可能已经有所变动。

无聊之中翻看了QQ的陌生人,竟发现很多过去的Q友沉在里面,就连介绍都跟过去一样,就像落满了灰尘的屋子,老旧而又熟悉。

甚至还想起了“亿唐”可怜也都湮灭在网络中,域名都空置了,令人感概万千。

兜兜转转十几年后竟然又回到了故乡,困在一个小圈子里几点一线,从白到黑,像一只可怜的蚂蚁,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瞻前顾后,浑浑噩噩。

前几天爸妈来青岛,老爸穿着洗白了的工作,老妈围着纱巾也挡不住那可恶的肿瘤,心就沉啊沉的一直往下。喊了弟弟两口子,简陋的小店,点了几个菜,只是普通跟人一起吃饭的标准,爸妈觉得太铺张浪费,一个劲的说都吃掉不能剩下,心里惭愧。记忆里这是第二次请爸妈吃饭,几年前那次穷酸的捏着菜单斟酌该点什么便宜的菜,现在能点了,才发现爸妈愿意看到的不是那些,能看到我在这里管着好几个人,那种自豪溢于言表。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饭后送爸妈去轮渡码头,我说回去也没什么事情,干脆去坐坐轮船吧。轮船是整点的,本来想一家三口坐下聊聊,却被催着去开会,总是身不由已。

下午送爸妈上公交车,频频回头挥手,泪有些盈眶。

第二天,干爹也到工地,碍于工作不便,表现的有些疏离,内心十分的过意不去,岁月不饶人,干爹也老了,头发白了也少了,身子比以前更瘦。本来应该大家合家欢乐的情景却透着些许萧瑟,或许这就是这几天烦闷的缘由吧。

于是放纵的喝一场,醉一场。

兄弟们几次三番的催问归期,却无法确定,希望下周能够成行。

痛痛快快的喝一场。

努力!加油!!

 

none
最后修改于:2021年04月08日 17:58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