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这篇文章距离上次修改已过495天,其中的内容可能已经有所变动。

那年是1999年,我和老六从东八的小网吧打完游戏,走到济南国际会展中心的围墙外,望着停车场里的车。我说以后咱们也要努力挣钱,买车开。老六喜欢那三个子弹的车标,我喜欢那个圆圈的蓝白标,两个农村来的穷小子立下志愿,他要买别克,我要买宝马。那时候只是车标觉得好看,这代表着什么没有一点概念。

眨眼已经是2023年了,24年后,老六大前年就买了GLC260,我还开着六年前从公司用五万块买来的二手途胜,造化弄人,我落后了。这些年为了碎银几两东奔西走,曾经坚信自己总会像诗里写的那样“乡音无改鬓毛衰”一辈子学不会的普通话也能磕磕绊绊的说了,看不惯的能忍了,想说的能不说了,不会做的能去做了,被社会逼着长大,被时间催着变老。

时常翻看二手车APP,看看宝马的车有便宜的没,身为老大,当年吹下的牛,总想有一天能圆上他。要感谢国产车的崛起,这一天或许是来到了,可当真有一天能够着的时候,我的心态变了,心心念的宝马5看着没那么香了。那天兄弟问我你不是最想买宝马吗,怎么又不买了?是啊这十几年周围的朋友几乎都听我念叨过我对宝马车的执念。怎么到头来不想买了?

我想说了不怕宝马车主不愿意,这些年感觉周围开宝马的人好像性格上都有点怪异,就像我一直对开标致车的人怀有极大的偏见。所以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心里想的那种怪异的人,放弃了宝马?或许吧?!

当下,只希望能尽快说服媳妇买上自己喜欢的车,为了这个冷战对抗好久了。

买了巧克力,这可恶的仪式感。。。

none
最后修改于:2023年02月14日 19:45

添加新评论